【创客记】No.123?

| 一壹

采访 |?一壹?、张小逸

编辑 | 张小逸

?

“现今街边上的药店,基本上冷清地看不到人去,更不用说出现排队买药的情况了。”坐在对面的陶景欣说。

?

近年来,传统线下药店正面临着三大痛点:竞争激烈、监管加强、成本上涨。药店里虽然冷冷清清,却依然要支付高昂的人工费、仓储费、店面费······

?

作为东南大学——南京生物材料与医疗器械研究所的技术总监,陶景欣提出了未来药店的构想:面积是传统药房的十分之一,人工是传统药房的五分之一,库存是四分之一,物流提高十倍效率等等。

?

实现这一构想的途径,是依托机器人以及云技术。

?

“谷歌只做了一件事情,将手动查询变成自动查询,劳动生产力提高了一万倍。”在陶景欣眼中:科技的价值就在于提高了社会生产力。”

?

2015年7月“机器人云药房”项目正式成立公司,400万元启动资金出自创始团队与江苏产业研究院,9月底开始研发。目前团队在20人左右,绝大部分是来自东南大学的研究生,团队技术研发实力较强。

?

8月底,“机器人云药房”的实体设备将在南京江北的展示中心露面,预计到明年2月底实现量产。

?

灵感源自国外,研发基于国内

?

今年已经45岁的陶景欣,在医疗行业工作二十余载,去年毅然从外企辞职,回到南京创业。

?

他的最后一份工作在惠普,负责中国区医疗相关业务,彼时手中正好有一个欧洲的项目,是替一家生产全自动发药机的公司开发软件,而这个全自动发药机是给欧洲药剂师使用的。

?

从国内来说,其实早在二十年前就研发出了一种“药品分发机器人”采用的是斜槽技术,药品在斜槽上一排排放好,每条斜槽只能放一类药,占地面积大且极容易卡槽。压在底部的药品也因为无法优先抓取,经常过期。而这样的低端设备目前在国内依然有十多家厂商在生产。

?

国内市场中近年来也出现了与自动售货机类似大小的自动售药机,但单个只能存放50-100类药品,在功能和覆盖范围上远不及普通街边线下药房。

?

陶景欣也去研究了刚刚兴起的互联网购药平台,但对其商业模式以及安全性产生了比较大的怀疑。“网购药品虽是变革,但目前来看是不够安全的。”陶景欣表示,网购药品从供应商的货源到递送过程有太多人为参与环节,不确定因素过多。

?

而为了获得流量吸引消费,大量的互联网售药平台长期依赖平进平出,甚至是补贴快递费的模式,成本居高不下,商业模式很难打通。

?

与此同时,国内药店成本高昂,甚至到了不堪重负的阶段,急需变革。

?

在这样的背景下,陶景欣突然想到,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制造一台不需要药剂师的全自动药房用以变革传统药房呢?

?

此后,陶景欣开始尝试在自动发药机设备基础上加上自动交易、自动上药、自动监控、恒温管理等功能,开发全新的变革产品。

?

全盘解决传统药店痛点

?

陶景欣最终呈现的设备,是个只有8平方米大小的柜子。

?

功能也很清晰,就是自助卖药。用户购买药品时可以在手机APP上下单,迅速查找到最近的药房,自助取药。也可以在柜子外的ATM机上用现金、银行卡或医保卡进行支付消费。

?

手机APP上还有药剂师咨询等附加功能,后期也会加上“用药管理”等模块,以保证用药的相对安全。

?


针对药品品类问题,三甲医院药事委员通常批准使用1500多种药品,传统药店因为保健品和小的医疗器械,大概在2500种左右。

?

而陶景欣将“机器人云药房”设备的容量制定在一万盒左右,大约可以容纳2000—2500种常用药品。完全可以达到普通药房目前的容量。

?

在线下落地时,设备将呈网格状布局,用户居住地附近可能有好多台设备,每台设备的药品种类会有意识地参差开,基本可以解决药品品类覆盖问题。

?

在技术上,之前的药品分发设备很难确保药品的先进先出、且体积过大,还容易卡槽。

?

陶景欣在设计设备时,首先是缩小了设备面积,此外增加条码识别,避免出现药放过期的情况。设备的零部件大多选择的是德国、瑞士进口产品,由于国内同类设备都还没有量产,陶景欣联系的国内公司的机加工水平比不上欧洲进口产品,因此设备目前核心部位的零部件仍然来自德国、瑞士进口。

?

最后要提及的是安全性。按国家要求,每个药店要配有注册药剂师,陶景欣打算依靠联网让一个药剂师同时处理多个药房,最终药品售出时会经过机器和人的双重检验,且每次交易都会有影像数据留存,整体设备的安全性更高。

?

此外,进入设备里售卖的药品从货源到售出,整个流程中是不与人接触的,两端都是机器人,中间由封闭盒子运输,药品本身在流通环节的安全性也有保证。

?

陶景欣也坦言,解决方案都有一个实施周期,目前新设备可以跑全过程,但还不能达到完全自动化,集中式医药仓储——机器人仓库须自动药房部署到一定量后再完成。

?

实现体力与脑力的双重自动化

?

让陶景欣颇感困惑的是,他的设备还不能申请成为药房实体,因为达不到国家对药店面积的要求,无法注册。

?

这个有关面积的法规是基于传统药房要卖2000种药,没100平米面积是绝对做不到这样的考量来规定的。

?



“机器人云药房”不仅大大缩小了药房的占地面积,还将劳动生产力一下提高了5—10倍。

?

陶景欣表示:“就像滴滴、优步通过自身的努力让政府认识到网约车的合理性,从而修改了其合法性一样,‘机器人云药房’未来的发展也会是这样。”

?

改善医疗供给能力的核心就是提高效率,而体力劳动的自动化需要依靠机器人设备;脑力劳动的自动化,则要依靠大数据。

?

在未来布局上,“机器人云药房”要实现的就是体力与脑力的双重自动化。

?

自动售药设备可以汇集大量病人的具体信息,治疗记录等,尤其重要的,是可以采集病人的声音、面容记录。目前美国已有十多家公司在此方向上做了研究,用更科学的方法来实现“望闻问切”,将医生的工作效率提升一个量级。

?

而这样的方向,也给“机器人云药房”提供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