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创客公社郑轲,转载务必注明来源

?

2016年11月15日晚,这一夜对龙珠直播创始人陈琦栋而言,孤独漫长,可他又兴奋不已,一场大事的收尾让他知道,龙珠直播拙而踽行、独自行远的日子终于要走到尽头。

?

他不想温和地走过这个夜晚,他要立即跟他所说的麾下“像狼一样的一群战士”分享喜悦。

?

16日凌晨,在看过不下10位公司大佬们写过的员工邮件后,陈琦栋决定还是用最直白的语言来行文。

?

最终,按捺住激动的心情,他把1400余字的内部信邮件发送给全体同僚,这是他修改过的第8或第9稿信中他宣布,苏宁的文创、投资团队将与龙珠直播一起深耕市场,他们找到了合作伙伴、朋友,乃至家人。

?

具体内容则是,龙珠直播母公司“江苏游视(PLU游戏娱乐传媒)”将拟新设一家直播公司和一家电竞公司,苏宁文化控股的聚力传媒拟通过收购股权等方式分别取得直播公司100%的股权和电竞公司25%股权。

?

发完邮件,陈琦栋仿佛虚脱了。看一眼点击鼠标的手指,看一眼邮件,再看一眼天花板,他觉得星星全部落在了头上。他此刻终于有闲情想,有句话是谁说的来着?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

此夜过后,一石激起千层浪,龙珠融资的话题随即成为业内最刺激的谈资与最冰冷的刀戟。

?

面对各种嘲弄、挖苦乃至不解,陈琦栋很坦然,他觉得“龙珠直播其实是满血复活,现在可以对竞争对手们说——呵呵了。”他一直相信“从来没输过是我们的本源”,团队的坚定和支持,支撑着龙珠迈过最困惑和难过的时刻。现在,他只有对龙珠直播未来的期待。

?

采访中,陈琦栋回应了关于融资数额的传闻。他解释,苏宁的具体的注资数额还未确认,但不是外界盛传的10亿或20亿,“他们内部称为不计成本的投入,只是目前不会对外承认”。

?

1、龙珠直播未来将怎么走?可能的变现方式是什么?

2、苏宁旗下聚力传媒“不计成本”注资龙珠直播的原因是什么?

3、腾讯退出,意味着它彻底放弃龙珠直播,转投其他阵营吗?

4、为什么愿意以近乎“出局”的方式,放开龙珠直播的股份?

5、分拆电竞公司的意义是什么?

?

带着上述疑问,我们来到龙珠直播位于上海的办公地,与陈琦栋进行了一场深入的对谈。


下一盘,很大的棋

?

2006年陈琦栋成立PLU游戏娱乐传媒算起,历经了5个时代,7批竞争对手,对手平均拥有的资金要比他多出9倍。时至今日,PLU逐步走向行业的前段,而历代的竞争对手多数已回望不见。

?

转回2015年2月,PLU旗下龙珠直播开始的日子,陈琦栋当初恐怕没有想到,他将来面临的会是如此相似的艰苦局面。不过,对比曾一度濒临破产又顽强重生的PLU,龙珠直播却显得太顺畅了些。

?

作为PLU旗下的直播平台,龙珠曾获得来自软银和腾讯3亿人民币的A轮融资,并于2015年11月初完成由游久领投、腾讯跟投的近亿美元B轮融资。如今,新入局者是苏宁,还带来一个“不计成本投入”的承诺。

?

针对苏宁的加入,陈琦栋满怀信心,“我们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

他所说的是苏宁集团拥有的庞大体育版权资源、线上用户规模和线下零售优势。

?

龙珠直播都集齐“龙珠”开始召唤神龙了,苏宁也早已不只是当年主营空调的苏宁,而是成为拥有零售、金控、投资、地产、文创和体育六大产业的综合性商业集团,这带来无限的想象力。

?

以体育板块为例。2016年11月,苏宁体育以7.21亿美元获得英超2019-2022赛季中国大陆及澳门地区独家媒体版权,又一次震惊体育圈内外。虽然龙珠本身电竞的属性更强,但如此的资源背景下,陈琦栋说,“可以想象未来龙珠直播平台上体育观众的数量。”

?

如同乐视体育在拿到中超后用章鱼TV构建转播矩阵一般,苏宁通过PPTV聚力来收购龙珠直播,也有着相似的逻辑。龙珠直播与苏宁的合作为其体育观赛从PC端、传统电视端转移至移动端提供了想象空间

?

苏宁体育的终极野望或许是,用聚力传媒、龙珠直播和西甲、英超版权来寻找数量庞大的用户群体,甚至可以点开中国球迷付费观赛不力的死穴。作为传统零售巨头起家,转型为电商大佬的苏宁,另外在综艺娱乐、电子竞技、电商购物、线下体验等领域,龙珠直播与苏宁都将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

陈琦栋说,未来,龙珠直播与苏宁将会基于一个IP的资源,形成“直播态+点播态”的深层次融合和发展的态势。对于商业变现,当众多直播平台还在摸着石头过河时,除传统的虚拟道具打赏外,龙珠直播已然开始期待“体育+”、“电商+”,甚至“实体零售+”。

?

当然,龙珠直播需要在2019年前不断改善用户体验,这是它为许多受众所吐槽的地方。

?

狼来了

?

面对采访中的一个尖锐问题,陈琦栋估算着,“YY有的,映客有的,新浪或许有,不过不能算在小咖秀和一直播上,陌陌应该没有,斗鱼没有,熊猫没有。但是,我们有了!”

?

他指的是直播牌照,学名——《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

?

?

“狼来了”喊了无数遍后,广电总局真的放出了大招,毕竟截至2016年4月,广电总局就已然进行了25轮行业专项整治。9月,《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正式出台。

?

陈琦栋解释,“牌照问题肯定是龙珠接受苏宁注资时的重要考量。”

?

当大多数直播平台仅能怀揣《网络文化许可证》为依仗时,龙珠关于更上层的《视听证》的博弈已经收尾,这也是龙珠成为聚力传媒全资子公司的核心诉求点。他认为互联网监管的信号比之以往更为强烈之时,如果不加以重视,直播的后续业务发展很可能会遇阻。

?

毕竟,前车之鉴不远。

?

P2P网络借贷行业在《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出台后,97%以上的P2P平台都面临淘汰;网约专车行业在《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颁出后,各网约车平台即面临重大变革;跨境电商行业在海关总署的税收新政后变得惴惴不案,但还好获得暂缓一年的转型机会。

?

2017年,可以预见的是,直播界的洗牌会展开,无论是资金还是资质。

?

“抱大腿”因此成为一门必修课,中国民营企业排名第二,年营收3502.88亿元的苏宁是不错的选择。但另一个隐藏的问题浮现,腾讯呢?它退出控股龙珠直播,是否意味着那只吞吐天下,四处布局的胖企鹅彻底倒向了其他阵营,比如斗鱼或全民直播?

?

陈琦栋认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腾讯参与了九个直播平台,谁是亲儿子都不知道呢。”他停顿了下,“况且,PLU是腾讯唯一参股的电竞公司。

?

其实,胖企鹅打了一手好算盘!

?

从股权结构上看,PLU的持股平台以及原投资方中的禾裕、软银皆用换股的方式选择持有聚力传媒股份,而腾讯在PLU分拆出的电竞公司中更是持股近20%。

?

退出?或许只是隐藏到更深的幕后罢了。

?

同样,关于创始人“出局”与“成为牺牲者”的疑问有了解答,陈琦栋确实完全交出龙珠直播的股份,可他笑答,“现在作为聚力传媒的股东,面对这个问题我是茫然的,怎么回答才低调呢?”

?

股权交易的事情复杂,寻求融资的抉择也显得不易。当初寻求融资时,陈琦栋同四家具有合作意向的机构或集团交涉,为什么最后是苏宁?

?

“下棋”和“狼来了”外,陈琦栋给出一个深藏幕后的答案,他认为钱、资源、前景其实都无关紧要。关键是团队。“我们一见如故,互补性非常好,已经完全打到一起了。”甚至于,他对“苏宁会介入龙珠直播的管理吗?”的回答只有四个字。

?

他说,“无限欢迎。”

?

动物园里的直播江湖

?

?

?

陈琦栋渴望强悍的神队友,大抵因为直播江湖,正在进行一场动物园里的战争。

?

过去两年,龙珠、斗鱼、虎牙和战旗是最常用来对比的四家游戏直播平台。现在还会提到熊猫、章鱼等厮杀者,名字多为动物。动物生存的自然界崇尚弱肉强食、物竞天择,直播界也如此,甚至更血腥。

?

这种蛮荒的厮杀造就不少奇怪现象,比如,签约费数千万的平台主播。“红了主播,亏了平台”的说法背后是鲜血淋漓。对“主播真的能为平台带来等价收益吗?”的疑问,陈琦栋坦言,并不能。

?

“粉丝经济肯定能够产生收入,但是目前直播平台打得比较凶,会亏钱。”他判断,随着众多直播平台步入死亡期,主播的签约费肯定会逐步下降,乃至合理水平。

?

资金的大量挥霍不是没有意义,目前的直播界仍旧是靠“流量”决生死。而独占内容是独占用户流量的前提条件,无论是主播的签约还是节目的自制,都与现金的消耗成正比关系。

?

正像阑夕所说,“直播产品的重金投入无不为此而生,只要用户在应用中逗留得足够久,那么就像「电视换台」的习惯那样,频道越多,他就越是不想离开沙发(平台)。”

?

所以,龙珠近期最重要的事是什么?陈琦栋幽默了下,考虑怎么花钱吧。

?

作为旁观的吃瓜群众,看平台砸钱都会心疼,可陈琦栋觉得,真是不能不砸。

?

直播行业拼资金的惨重状态,像是刚走出大学象牙塔的学生常叹息的“剑未配好,出门便是江湖。”没有资金的直播平台就像高来高去的剑客,江湖上,他面对的却可能是“弹药充足”的土豪,想打磨产品、革新模式、引入价值?

?

武功再高,一枪撂倒。

?

对直播平台间资金的互怼,陈琦栋提出一种新颖的视角,“毛主席教导我们,攻城拔寨是次要的,歼灭敌人有生力量是主要的。”他的想法直接,资金就是有生力量,等对手没有力量,死去了,就可以舔舐伤口、独攫利益。

?

但他坦诚,不知道直播界最终会呈现何种格局,市场还远没有到给出答案的时候。

?

前创新工场的合伙人、YY的投资人邱浩就认为直播行业搞不好会有前100名都能存活下来的情形发生,因为直播产品已被验证毋须中心化的规模流量也能产生符合对应体量的流水入账,这种能够持续产生收入的生意,很难逼迫落后者完全放弃。

?

事实上,想赢,直播江湖的“武道大会”还要开很久。主打社交直播的陌陌异军突起,移动端直播映客在高呼“在映客,我一定是我”,近期小咖秀、一直播所属的“一下科技”拿到新浪投资的5亿美金,直播界的潜流在暗涌。

?

此般压力下,龙珠怎么做?陈琦栋说不准,他只是答道,“直播是一种行为,是一种娱乐的展示形式,是一种实时性娱乐的状态。所以,只要是基于这种行为,所有可想象的事都可以做,只是所谓的正确答案还在摸索。(潜台词,试错中,我们的做法不告诉你)”

?

最后的守夜人

?

?

?

PLU特别分拆出电竞公司是个有趣的话题,圈外很少有人知晓,PLU的主业还有电竞赛事运营与组织,不只是直播。

?

苏宁布局龙珠直播的战略中,看中的同样还有VSPN,以及nice TV和英雄互娱的资源。据悉,PLU已经联合NiceTV和英雄互娱,成立了VSPN(Versus Programming Network)赛事组织,是目前移动电竞最大的赛事组织之一。

?

PLU也是腾讯游戏最早最资深的战略合作者,还背靠韩国知名电竞协会的合作关系。

?

像所有人都知道的,“电竞这块大家都在抢内容资源,也许谁也没想好具体怎么做,只不过大家都在等待市场的形成。”陈琦栋所说的“中国第一大体育赛事”——电竞,在他的心目中绝对有不下于直播板块的分量。

?

相较于其他游戏直播平台,PLU和龙珠的优势在于专业的赛事和节目内容生产、制作能力。国内电竞赛事举办节奏不断加快,剥离娱乐元素向体育竞技靠拢发展中,不同层级、不同规模的电竞赛事层叠出现,正形成完整的赛事体系。这一股大潮,是电竞与PLU、龙珠的机会。

?

不然,苏宁又为什么独看重龙珠呢? 毕竟,直播平台那么多。

?

给陈琦栋一个电竞“最后的守夜人”的称号,是有感而发。从LPL、CFPL到如今各种移动电竞赛事的举办中都可以瞥见他的背影,满是“权力的游戏”画风的称号却不是因为他办的电竞赛事多。(因为听上去炫酷?开个玩笑~)

?

原因是,“黑夜来袭”时,行业一片混沌,他就在电竞的前线摸索,“凛冬将至”时他还坚守在大后方,绝不撤退,鼓舞同袍道:“我们的本源是从来没输过。”

?

陈琦栋更拥有一个电竞人生,他有花名叫“大熊”,曾是“星际争霸1”的着名解说,拥趸者众多。带着“人皇”Sky所说的,作为星际1玩家具有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他深入到游戏行业里,“玩而已”,玩起了事业。

?

早在2003年,陈琦栋创立PLU的前身——玩家工会China Player Union(简称CPU),并开始自办电竞赛事。2005年正式将CPU更名为PLU,同年开创了电竞赛事网络P2P直播先河,其后PLU加入了电竞转播和节目制作,成为国内最早的一批电竞制作方。

?

现在,他尝试探索电竞发展,提出电竞3.0的思索。

?

电竞究竟是什么?陈琦栋觉得电竞是赛事产生粉丝效应后,观众做出了2C的行为。电竞3.0是第一方游戏厂商和第三方电竞转播组织运营方合作办理电竞赛事,潜力无限,这也是他会继续做的一件很令人兴奋的事。

?

采访结尾,以着名“星际”解说的身份,陈琦栋面向铁杆粉,额外回复了一个问题。“过去说想为大家办星际1赛事,现在看来是不会办了,暴雪这个蠢货都开始叫星际2为星际赛事,说明它把星际1忘了。但是玩票,我一直在!”